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风情  »  淫妇潘金莲全传 [3/5]

淫妇潘金莲全传 [3/5]


  武大插了一阵,就叫道:「娘子,你来吧。」

  自从潘金莲一次忍不住坐在他身上给他来了个观音坐莲后,武大对这一姿势爱
恋不已,每次都要潘金莲在上面乾他。

  「你想得美,又想舒服又不出力。」金莲故意不肯。

  「来吧,我求你了。」武大抱紧潘金莲,用力一翻,把潘金莲翻成压在他身上
,只是他的老二太短,一动就滑了出来。

  「娘子,快点吧。」武大硬硬的老二顶在潘金莲的肚皮上,顶得金莲全身痒痒
的。

  「真拿你没办法。」潘金莲抬起屁股,凑到老二处。手轻轻扶正,对準阴道口
,沉身坐下,随即前后摇动起来。

  「好爽,好爽我真是爱死妳啊……妳的穴穴真是会夹人……真是舒服耶……小
浪屄……哦……我要每天爱妳好几回……喔…。」武大眼睛盯着美丽异常的妻子在
上面放浪地套弄,真是爽到极点了,一双粗造的手抓住金莲两个丰乳,用力按搓着
,挤出阵阵乳波。

  两个人正乾得兴头上,突然外面传来震天动地的锣鼓声、鞭砲声,街上人心沸
腾,只听人们叫着:「看打虎英雄呀,打虎英雄。」

  「什么打虎英雄?」潘金莲整天闷在屋里,对外面的热闹事特别好奇,也不干
了,从武大的身上起来,拿起一件衣服罩在身上,趴到视窗往外看。急得武大哇哇
直叫:「什么狗屁打虎英雄。」

  金莲望向窗外,只见一队衙门里的公差拥簇着一个人走了过来,只见那人浓眉
大眼,虎背熊腰,脸方身长,浑身上下无不透着一股英武之气,他坐在马上,戴着
一朵大红花,胸前披着一副红布条,上书「打虎英雄」四个大字。只见他双手抱着
,脸带笑容,不停地向周围的群众作揖。

  「天下竟有这般男人,真是英俊孔武,如戏里说的一般,要是嫁了这样一个人
,真是死也甘心。」潘金莲一下看呆了。

  「那不是我兄弟吗?」武大不知何时来到她的身边,手指着外面,口中兴奋地
叫着。

  「谁是你兄弟,你还有兄弟?」潘金莲大为不解。

  「就是那个打虎英雄呀,他是我弟弟武松。」武大兴奋得手舞足蹈。

  「得了吧,他是你兄弟,也不撒泡尿自已照照,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潘金莲不屑道。

  「你等着。我去把他领回来。」武大急忙穿上衣服,跑了出去。

  武大跑出去过了半个时辰都没回来,看到吃饭时光了,金莲搞了饭菜,自已先
吃起来,心里想:「这傻武大,不知犯了哪根神经,竟想去认打虎英雄做弟弟,咳
,人比人,比死人,看人家打虎英雄,真是人中龙凤啊。」想着想着就出了神。

  「金莲,你看谁来了。」武大兴奋起叫着。

  金莲抬眼一看,顿时呆住了,真是那打虎英雄,他与武大走进了家门。

  「弟弟,这是你嫂子金莲,金莲,这是我失散十年的弟弟武松。」

  武大兴奋地说:「弟弟,今天下午,我说你是我弟弟,你嫂子还不信你。」

  「叔叔见笑了。」潘金莲激动得脸红耳赤,向武松道了个万福。

  「嫂子,请受武松一拜。」武松趋步向前,正要跪下,潘金莲连忙扶住了他。

  「叔叔折煞嫂子了,别客气。」

  「是啊,别多礼了,一家人。金莲,你去弄点吃的,我要和弟弟好好聚一下。

  「好的。」潘金莲欢快地下到厨房,狠不得把家里所有好吃的都拿出来,把自
已所有的厨艺使出来,让武松吃得高兴。

  一会儿,菜就做好了,三个人围着桌子开始吃饭,武松一尝菜,立即大声叫好
,把潘金莲乐得心花怒放,一双媚眼盯着武松不放,看着他喝酒吃菜,心里甜丝丝
的,竟忘了自已吃了。

  「嫂子,你也吃呀。」武松看见潘金莲不吃,连忙夹了一块肉往她碗里送。

  「我自已来,不劳叔叔费心,多谢了。」潘金莲娇柔地对武松说,脸上一朵红
晕显了出来,恰似绽开的荷花,豔丽无比,一下把武松看呆了,心想嫂子真美啊。
忍不住想多看几眼,眼望过去,恰巧金莲的眼光望过来,急忙一闪,再望过去,金
莲还在盯着自已看呢,直看得武松心膨膨直跳,如是低下头,大口大口地喝酒。

  「叔叔,别光顾喝酒,吃点菜。」潘金莲夹了一块瘦肉放到他的碗里,媚眼如
丝地盯着他。

  「谢谢。」武松看了她一眼,赶紧掉转眼光,一口就把一大块肉吃了。

  好不容易吃完了,三人拉一会家常,就开始睡觉,武松睡在隔壁,刚睡没多久
,就听到隔壁传来阵阵响声,夹杂着人的喘息声。

  已在江湖上混了不少时日的他当然知道哥嫂在做爱,想着嫂子那俏丽的面容,
勾魂的媚眼,高耸的胸部,曲线玲珑的身材,武松禁不住心直跳。他在外面浪迹江
湖十余年,少不了到风月场所玩乐,但从没见过像嫂子这么豔丽的女人。

  刚才潘金莲饭后去洗碗时,他从武大那里知道金莲嫁给武大的原因,心知嫂子
也是个风骚的女人,要是能与她乾上一场不知多美,可她偏偏是自已的嫂子,他可
不能做出乱伦的事来。

  隔壁的做爱声音越来越大,武松忍不住站起身来,一站起就发现的一个秘密,
原来,这房子年久失修,木板墙壁上面有一个洞,隔壁的灯光都透了过来。

  武松立即凑到洞口,眼睛朝里面一看,顿时血脉喷张,老二立胀,里面火热的
做爱气氛一下把他吸引住了。

  只是潘金莲全身赤裸地坐在武大的身上,双手撑他胸前,屁股快速地上下套弄
,武大的老二在她的阴洞中进进出出,只见她时而上下套弄,时而前后挺动,一头
秀髮披散着,一会儿甩到胸前,一会儿甩到背后,胸前两个硕大尖挺的乳房随着她
的挺动上下跳跃着,武大的双手时而抓住她的大奶拚命搓着,一会儿抱住她雪白的
屁股,把她的身体上下举动,配合她的套弄,大腿根处已是湿漉漉一片,淫水真多

  此时的潘金莲在武大身上卖力乾着,口中浪叫不已,但脑海中却全是武松的形
像,只觉得身上这男人不是丑陋无比的武大,而是英俊威武的武松,越想越套弄得
起劲。把武大套弄得爽歪歪。

  「好娘子,乾得好,爽死我了。」武大直觉得舒服无比,快感连连,往日持久
的耐力发生了变化,才抽弄四五百下就一洩如注。

  「怎么,不行了,」正在兴头上的潘金莲急了。

  「今天你太会弄了,忍不住,等下再弄硬给你弄。」

  「算了。」潘金莲没趣地翻下身子,猛地把灯吹灭,钻进被子里蒙头大睡。

  这一夜,她一直在做梦,一会儿梦见武松向她求婚,一会儿梦见武松与她做爱
,一会儿…。

  隔壁的武松也没睡好,潘金莲美豔性感的肉体不停地在眼前浮现,搞得他手淫
了一次又一次。

  偷情打虎英雄武松深得清平县令的赏识,委以都头之职,这在小小的清平县,
也算是有头号有脸的人物了,加上打虎英雄声名远扬,走到哪里都能得到别人的尊
重,一下成了清平县的闻人。

  本来县衙门给武松安排了住处,但他说好不容易找到了哥哥,当然要与哥哥住
一起,每天下班回家都要带些鱼肉等好吃的东西回家,家里的生活大变样,吃得武
大与潘金莲心花怒放。有了武松这棵大树,以前走在街上老是被别人欺负的武大再
也没人敢动他了,别提多光彩了。那金莲更是一改往日悉眉苦脸模样,整体喜气扬
扬,一天到晚把自已打扮得花枝招展,整天就盼着武松早点下班回来。

  武松每次一回到家,潘金莲就眼含情、脸带笑地迎上去,又是帮他脱大衣,拍
打他身上的灰尘,又是端茶送水,嘘寒问暖,围着他转个不停,武松一吃完饭就把
洗脸水端了出来,要睡觉前又把洗脚水端上来,当然,武松的衣服更是每天一洗,
贴得整整齐齐,把武松侍候得像个大老爷。

  武松有时觉得过意不去,说:「嫂子,不要忙了,我自已来。」

  潘金莲就说:「叔叔,一家人不要说二家话,你是我们家的主心,每天做事做
得累,回到家里怎么还能让你做这些杂碎事,我做点这事算什么呢,只要叔叔高兴
,我做再多也高兴」边说边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武大也在旁边帮腔:「弟弟,这算什么,你让你嫂子做,回到家好好休息养足
精神,上班有干劲。」

  可武松住在哥哥家要养足精神可不容易,因为每天晚上武大都要把潘金莲乾上
一场,武松每晚都要偷看,看完后就自已幻想着乾嫂子,手淫了一次又一次。

  为看得清楚些,他趁哥嫂不在时把墙壁上的那个洞弄大了许多。

  潘金莲白天一人坐在家里没事就想武松,想着想着就走到武松的房间里躺在他
的床上,钻进他的被子里,感受着武松的气,只觉里面的一切都是那么好,连武松
留在被子里的汗臭昧都觉得香。想着就把手伸进阴道里乱动,边挖自已的阴道边叫
:「松啊,你乾我啊,乾我啊。」

  这天潘金莲又走到武松的房里,躺在床上,无意间发现墙壁上的洞,这个洞她
以前当然知道,现在一见发现大了许多。

  「怎么回事?」她爬过去一看,发现洞口像是被人用刀割开了一个很大口子,
切口处整整齐齐,顺着洞口往里一望,自已卧室的情况一目了然。

  「这莫不是武松挖开的,他要乾什么,是偷看我与武大做爱。」潘金莲一想到
这点顿时兴奋莫名,她朝思暮想要与武松好上一回就好,但见他是个正人君子,虽
有意无意的对他抛媚撒娇,但到底不敢直接去勾引他,怕武松拒绝,坏了她在他心
目中的形像,现在见到武松在偷看自已作爱,立即想出了一条主意,要把武松引上
勾。